您的位置 首页 境外

文史 | 17世纪英国贵族的“大旅行”,培养了绅士还是公子哥?

近年来, 海外游学成为一种新的时尚,不少家长选择让中学甚至小学高年级的子女前往欧美、大洋洲等地游学,提升外语能力,开拓视野。其实,17世纪以来,这种游学已经成为英国贵族家庭的风尚,史称 “大旅行”(Grand Tour),也被译作“欧陆游学”“大陆游学”。当年的大旅行学些什么、如何进行,能给今天的中国游学热怎样的启示呢?

近年来, 海外游学成为一种新的时尚,不少家长选择让中学甚至小学高年级的子女前往欧美、大洋洲等地游学,提升外语能力,开拓视野。其实,17世纪以来,这种游学已经成为英国贵族家庭的风尚,史称 “大旅行”(Grand Tour),也被译作“欧陆游学”“大陆游学”。当年的大旅行学些什么、如何进行,能给今天的中国游学热怎样的启示呢?

原文 :《大旅行,培养绅士还是公子哥?》

作者 |交银理财有限责任公司 赵博

主要内容

大旅行,与其说是旅行,不如说是学习。是指欧洲上层阶级子弟在本国教育告一段落之后,到欧陆进行长时间的旅行,这是贵族教育中相当重要的一部分。

通常认为,大旅行必须具备四个条件:一是参与者是英国贵族青年;二是有一位导师始终陪伴;第三,有一条确定的旅行线路(大部分以意大利罗马为终点);四是旅行持续一段时间,平均在两三年左右,时间长的达六七年之久。

文史 | 17世纪英国贵族的“大旅行”,培养了绅士还是公子哥?

大旅行的主要内容分为三个方面:

第一,增进知识。学习知识是大旅行中的重要内容,后来成为著名历史学家的爱德华·吉本出身名门,在从牛津大学莫德林学院毕业后,他前往瑞士洛桑大旅行。在导师帕维亚尔的指导下,吉本主要攻读了拉丁文古典名著,兼习希腊文著作。他的课业包括四大部分:历史、诗歌、演说修辞和哲学。在两年多的时间内,他还广泛阅读近人著作,包括启蒙时期的法、英思想家孟德斯鸠、洛克等人的著作,为写作历史巨著《罗马帝国衰亡史》打下了基础。

第二,学习文艺。18世纪,欧洲大陆的文艺水平远在英国之上,英国青年在抵达欧陆后,往往醉心于艺术。他们选择在巴黎学习马术和舞蹈,在意大利聆听歌剧与音乐。弗朗西斯·莫特福在热那亚首次听到意大利音乐就为之倾倒,盛赞“这真是最让人迷醉的音乐”。在大旅行中增加文艺元素,主要是帮助英国贵族青年提升艺术鉴赏能力,熟悉宫廷礼仪,为年轻人回到家乡担任政府和外交职位作准备。

第三,收藏文物古董。意大利南部的庞贝和赫克兰尼姆古城曾被维苏威火山爆发所湮没,17世纪后才被陆续发掘。参与大旅行的英国青年在游览之际,也常去古城搜罗一些古董玩物。例如,建筑师罗伯特·亚当在前往法国和意大利大旅行时,就醉心于罗马帝国留下的废墟与古迹。回到英国后,他与弟弟詹姆士一起写下了《戴克里先宫的废墟》一书,由此名噪一时。

展开全文

文史 | 17世纪英国贵族的“大旅行”,培养了绅士还是公子哥?

对大旅行的批评

在大旅行的诸多案例中,最知名的当属 巴克勒公爵的事迹。从1764年1月开始,他在导师亚当·斯密的陪同下,在欧洲大陆开展了一次长达两年半的大旅行——在巴黎十天,在图卢兹一年半,在法国南部旅行两个月,在日内瓦两个月,又在巴黎待了十个月。斯密在《国富论》中提到了他对大旅行的看法:

在英国,青年人刚从学校卒业,不把他送入大学,却把他送往外国游学,这件事已经一天一天成了流行的风尚。据说,青年人游学归来,其智能都有很大的增进。一个由十七八岁出国至二十一岁归来的青年人,归国时比出国时大三四岁。在这个年龄,在三四年之中,智能要是没有很大的发展,那才是怪事。他在游学中,一般获得一两种外国语知识。不过这种知识,很少足够使他说得流利,写得通顺。另一方面,他回国之后,一般变骄傲了,更随便,更放荡,不能专心用功,勤奋做事。如果他不到外国,留在家中,在这短期之中,绝不会变得如此。这样年轻时的漫游,远离亲戚的督责、管理和控制,把一生中最宝贵的韶华消磨于极放荡无聊的生活,以前的教育在他内心形成的一切有用的习惯,不但不能坚固确立,反而减弱了,或全部消失了。

文史 | 17世纪英国贵族的“大旅行”,培养了绅士还是公子哥?

从中不难看出斯密对大旅行持负面态度。除了学习知识有限外, 对大旅行的批评还集中在以下两方面:

一方面,大旅行靡费太多。大旅行并非一个人的旅行,参加旅行的英国青年往往有导师、仆人、车马相伴,花销不菲。例如,金斯顿公爵前后游学十年,有一名年薪500英镑的导师、一名年薪100英镑的管事、一名年薪23英镑的男仆和两名年薪10英镑的男仆陪伴,每年开销数千英镑,十年开销超过40000英镑。诺丁汉伯爵的长子游学花销每年则达3000英镑之巨。

另一方面,大旅行中部分青年的放荡做派。参加大旅行的青年缺乏父母亲人在身旁督导,在意大利和法国浪漫气氛的浸淫下,不少人流连于赌场和妓院的灯红酒绿中。一位访问罗马的英国学者就曾感慨,“一个英国人要是意大利化了,就成为魔鬼的化身”。鲍斯威尔出身爱丁堡名门,他从1763年8月离开伦敦开始大旅行,从都灵、罗马到那不勒斯期间,忙于寻花问柳,他对卢梭承认:“我沉迷在情欲之中,我的理智几乎与情感没有关联。”

文史 | 17世纪英国贵族的“大旅行”,培养了绅士还是公子哥?

对大旅行的批评

18世纪后期,高不可攀的大旅行开始走向式微。 一般认为,大旅行的衰败主要归因于以下三方面:

首先,大旅行衰败的直接原因可以归于18世纪末的法国大革命。法国大革命的爆发给欧洲带来了动荡,旅行者沿途参观的修道院、学院、皇家宫廷举办的典礼等活动暂停,这让旅行意义大打折扣。

其次,轮船和铁路的出现缩短了欧陆旅行的时空距离,当英国人发现造访欧洲大陆不再是一件难事,大旅行的仪式感和对旅行者的磨练意义开始不断减弱。

最后,19世纪是变革的世纪,贵族势力不断下降,中产阶层开始逐步兴起。“旧时王谢堂前燕,飞入寻常百姓家。”植根于贵族传统的大旅行也不可避免地受到波及和影响。

文史 | 17世纪英国贵族的“大旅行”,培养了绅士还是公子哥?

大旅行尽管衰败了,但仍给今天的我们留下了启示。

首先, 作为教育的一部分,大旅行给参与者更多的收获是文化的熏陶和艺术的培养。这也是大旅行的精华所在。

其次, 游学也需要清晰的目标和严格的督导。同样是游学,为何有人成为了绅士和学者,有的沦为公子哥,这其中导师的因素非常重要。在严师帕维亚尔督导下,吉本在游学中汲取了丰富的知识;而一些导师则只为束脩,对弟子放任自流,使其最终除了虚耗光阴外一无所获。

总之,对于大旅行,我们不能简单地肯定或者否定。 淮南为橘,淮北为枳,培养绅士还是公子哥,既取决于参与者个体,也取决于我们对游学的目标设定和其中的管理。

文章原载于社会科学报第1711期第8版,未经允许禁止转载,文中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报立场。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QQ豪杰新闻资讯综合站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qqhaojie.com/32139.html

作者: haojie

为您推荐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QQ3655666

在线咨询: QQ交谈

邮箱: 3655666@qq.com
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关注微博
返回顶部